六薰ฅ'ω'ฅ想渡欧

废话lo主谨慎关注

【花怜】恋爱选我我超甜 04 tbc.

我又成了偶尔填坑选手……怜怜生日不发点啥感觉浑身难受,填一下傻DIO小甜文吧。

怜怜生日快乐啊!我永远喜欢他!

01在这里

0203在这里


04

可能是贺玄随手抓的草莓味牛奶安抚效果极佳,黏黏迅速安静了下来,不过没有选择回答,一双眼睛警觉地盯着花城。

“我,你别怕,我不会吃你的。”花城用了自己尽可能最柔和的语气,还带着一丝难以捕捉的颤抖。

黏黏抱起了身边的大兔子玩具,拿它挡在两人中间,似乎想当个聊胜于无的保护。

“……”

贺玄本打算作壁上观,因为他没见过花城这副蹩脚的样子,他甚至有点想笑。然而那个“黏黏”在他耳边飘来飘去,像是一尾很难捉住的鱼,灵活游了一会又停在原地,他跟着脸色一变。

“我是开玩笑的,花城从不吃人的。”贺玄也尝试用他最恳切的声音问道,“你是不是叫……‘黏黏’?”

小家伙明显仍在害怕,但他还是小声纠正道:“不是黏黏,是黏黏。”

什么意思?贺玄在幼崽方面也没什么斗争经验,于是他决定不为难自己,直接放弃游戏。

“你是不是想说……”花城在一边终于开口了,他嗓子发紧,声音显得很嘶哑,艰难地复述道,“不是黏黏,是怜怜。”

小家伙清澈的眼睛里还有带点略微的戒备,不过看在这只妖怪准确叫出了自己名字的份上,他点了点头。

贺玄悄悄扶了花城一把。

 

黑水坐在一边研究说明书,花城拿了更多的兔子玩具过来,太多了,几乎要把怜怜淹没在里面,小怜有些拘谨地说道:“花城哥哥,谢谢。”

花城老实服用了抑制药物,起效很快,身上违和的部分都消失了,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位普通的人类青年,除了异常高挑英俊,似乎也再没什么特别的。

小怜看了看他,指指自己的头顶,忽然说道:“哥哥的尖耳朵,怎么不见了。”

花城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怜怜喜欢的话。”

说罢他那双兽耳就再次冒了出来,怜怜笑得十分甜美,姿态也放松了一些,甚至伸出手想摸摸看,不过他还是很有礼貌的问询:“我可以吗?”

花城凑过去低下头,像一只温顺的大型犬,怜怜小心翼翼戳了一下他的耳尖,大耳朵就抖动了一下,怜怜似乎觉得很有趣,就轻轻捏了起来。

耳朵很敏感,花城的脸瞬间就红了。

贺玄轻咳提醒到:“我还活着。”

花城:“……”

怜怜:“小玄哥哥,小花哥哥的耳朵很好捏啊,你也有吗?”

贺玄:“我是蛇,嘶。”

怜怜手抖了一下。

花城:“你别吓他。”

贺玄:“???我只是做了个自我介绍……你这是歧视,哦对了你过来看一下这个。”

 

所以花城都是吃了不好好看说明书的亏,贺玄指了指那一行小字,“会这么小都是因为你水加的太少了。”

“那……还能长大吗?”

“可以啊,我估计这是那帮花妖草妖搞的新材料,浇浇水晒晒太阳应该很快就长大了。”

“还好还好。”他挠挠头。

贺玄冷冷地警告:“我想报警。”

花城似乎被他一眼看穿,尴尬的解释道:“不,现在不会,不对,还要看他愿意不愿意。”

“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法力也没了,你可能要从头开始。”

“我本来就是从头开始。”花城顿了一下,“我也不想让他想起来那些。”

“原来你之前都在吹牛逼。”

“……”面对着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这种拷问眼神,花城还是决定挽回一下面子,“我们真的睡过。”

不过……是静态的睡觉。

“这算你欠我一次啊。”

“行吧,先别告诉其他人。”

“恩,你再仔细看看说明书。”他将小册子塞进花城手里,又抬起眼帘好奇地盯着他的头顶,“话说,耳朵,真的很好捏么?”

花城背后一阵恶寒,架住他企图伸过来体验一把的手,从自己口袋里捞出来一个玉雪可爱的毛绒杂毛兔子小挂件,“要捏捏这个。”

“嘶。”这只灰兔子做的十分逼真,贺玄冒出了一瞬间竖瞳,接着满意地把它接进苍白的手心,“呵,我走了,你好自为之,控制住自己,不然我会报警。”

“赶紧滚蛋。”花城不耐烦地挥挥手,将他送出门外。

 

05在这里

评论(26)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