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薰ฅ'ω'ฅ想渡欧

废话lo主谨慎关注

强烈谴责某大妖带妹开黑破坏竞技环境

 我叫富贵,是一只老实魔。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也不是生来就愿意当魔的。大部分的魔又丑又穷还喜欢搞事,可我们这一族都很乖巧,虽然一样又丑又穷但是我们很老实,大家找了一个海边的空间勤勤恳恳种地捞鱼,生活乐无边。

你不要问我为什么海边也能种地,海水稻听过吗?

由于我们真的不喜欢搞事,在魔域里又住的相对偏僻,所以日子过得安静祥和,直到有一天,远方刮起久违的雷暴,一只白毛镶金的巨大妖兽撞了进了我们的空间。

“敌袭敌袭!全族戒备!全族戒备!”

“哇靠好大的狗子啊!!”

“来打架的吗,我们连武器都没有打个锤子啊,拿爬犁跟他打吗?”

“妈妈——”

看着尖叫的同伴们,族长不禁头疼了起来。

“老伙计们,先不要着急,说不定他是来躲避风暴的,待我上去详谈一下……”族长拖着他老迈的身躯颤颤巍巍飞向了半空盘旋着的大妖,“这位小老弟!您有何贵干?”

回答他的是大妖伴随着罡风的一记利爪,族长piaji一下从空中摔了下来。

“这个13打老人?!”

“这暴躁老哥怎么回事——??兄弟们上!”

“不是,这货是不是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啊?”

我想也是,在这种高等大妖眼里,我们低等魔就是一群会吼叫的黑乎乎的东西嘛。但是他打了我们族长,这我不能忍,作为族里年轻的有生力量,我决定……先苟起来。不是,不是我苟,这种大妖根本不讲道理的,你看,底下已经被掀翻一片了,我再不走我——啊,救命,什么东西拎着我的后颈子了??

 ————————————————————

我叫富贵,是一只老实魔。

被抓起来反复摔摔了个半死不活,晕过去之前看到那只大狗子变成了人形,emmm怎么说呢,按照六界通用的审美观来说,那应该是个大帅哥。

他站在一片血海中单膝跪下,周围满地的老实魔们鬼哭狼嚎的,不知道他在跟对面的妹子说什么,大概是问今天的晚饭吃什么吧。

等等,什么时候有个妹的,还是这么漂亮的妹?之前是藏在他厚厚的毛皮里吗?

哦对了,他的白毛很干净啊,一看就是提前洗过。

等等,原来他在带妹开黑!哪有人是这样的!!!!

 ————————————————————

我叫富贵,是一只老实魔。

后来那个暴躁老哥又来了一次,这次他没有带妹,带了个翻译。

他说他回去想了想,感觉自己这种行为不太好,毕竟我们也没怎么主动攻击他,们的攻击也对他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哦,原来是一只王辟邪,这么dio的王辟邪,我们没有被打死算他手下留情了。

“诸位抱歉,我当时带着女朋友,所以有点反应过激了。这是我们那的土特产栎津草,请诸位收下。”他神情倨傲,完全不像是真的问心有愧,更像是来给群演发盒饭的。你们带妹的能不能不要这样,老子头都要给你打爆了!!!竞技公平,拒绝1打9的节目效果!!!老实魔也是有尊严的!!!

我拿起一棵栎津草尝了尝。

真香。


我是爱北洛的,你们要信我

北洛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北洛,你腿上又添上新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再要一捧花带走。”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在迷宫里摔了!”北洛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去乌衣国,被鸟笼子撞飞了好几次。”北洛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那里有宝箱,撞飞了便有意外之喜!做成就的事,能叫摔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辟邪之力”,什么“裂空”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北洛原是一只王辟邪,但不知何故被族中抛弃,年纪太小不会营生;只能在牙山里餐风饮露,弄得几百年形同痴儿。幸而化形之后玉雪可爱,流浪到人间被苏家收养了。可惜苏家遇险,他为了救人从山崖上跌了下去,五十多天没有死,终于让苏家人忍受不了这个小怪物,没几个月,便又被弃养了。不过苏夫人的好友谢柔是个眼界宽识大体的,她夫妇俩便将这孩子接回家悉心教导,还为了寻访他的身世搬到栖霞,办了个学堂。
北洛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北洛,你当真是王辟邪吗?”北洛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还要魇魅护着?而且花也都买不起?”北洛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天鹿大阵,千秋戏全胜,取回声音之类的让人不懂的了。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真是逼了狗,我的网页版lof为什么打不开了。

坐等《无羁》发货!

缙云怎么回事,不知道自己的柰子很诱人吗,怎么天天露在外面!!虽然是原始部落,但我看那么大的轩辕丘也没几个男人露柰子的,简直不知羞耻!
听到缙云以前是战奴的时候我真的石更了……脑补了十几万字无法显示的内容(x)

古剑三我吹爆好吧。

暖气好热。゚(゚´Д`゚)゚。
热醒了——

【花怜】恋爱选我我超甜 09

沙雕欧欧西小甜文 再次启动!

01     0203     04     05    06    07    08



09

花城以往从没觉得逛街有什么乐趣,现下在童装区呆了一个半小时根本停不下来,他甚至在一条带翅膀的白色小纱裙前面停顿了一会。

正在吃冰激凌的怜怜:???

 

拎着大包小包回家后花城把衣服全部过了遍水,顺便美滋滋想像了一下怜怜穿每件衣服的可爱模样、洗衣机轰隆轰隆响着,花城在书房找到了悄然消失的怜怜,蓝光幽幽映着他的小脸蛋,小宝贝一脸认真盯着屏幕看,伴随着各种调皮的音效,一双小爪子在屏幕上飞速划来划去。

看来是引玉教他玩IPAD上的游戏了。

看了将近五分钟花城才意识到哪里不对。

“怜怜?你怎么打开的这个?”

“啊?”

“有密码的?”密码是0715。

“什么是密码?哎呀,我死了——”小家伙懊恼的捶了捶桌子。

“你指纹解锁不了,要输的那一串数字就是密码。”

“我一按就开了呀?”

“???”

“不信你看。”怜怜关黑屏幕,然后在HOME键上一按,啪踏,锁屏解开了。

“为什么——?”

“因为怜怜有一双神奇的小手呀!”怜怜晃晃他的爪子,接着继续开始了下一盘游戏,花城扫了一眼屏幕,他在玩一个拔魔法萝卜的游戏……每拔起来一个萝卜,萝卜精都会发出不同的可爱的声响。

“不要玩太久了,早点休息!”

“好的好的。”怜怜根本没有抬头,继续沉迷在拔萝卜的游戏里。

 

怜怜有一双神奇的小手吗。

是的。

 

道长模样的谢怜抱着怀里的小妖狐晃晃悠悠走出村镇,在僻静的小树林里把狐狸宝宝放了下来。

“走吧,小家伙,现在没危险啦!”

小狐狸呆呆站着不动,片刻后耳朵又冒了出来。

“吓傻了吗小可怜!”谢怜的手在他眼前挥挥,又拍拍他的头,把耳朵拍了回去,“还是包子吃太多撑住了?”

小狐狸忽然抓住了谢怜的胳膊,“哥哥,我不想走。”

“噗——”谢怜摸摸他的头顶,“不行的呀,你修为太差了,留在人类这里真的很危险,他们随便找个有点真才实学的收妖人来你就惨啦。”

“不是的哥哥!我是想跟着你!”小狐狸很着急,紧紧抓着谢怜的袖口。

“啊?跟着我?不行的——”谢怜犯了难,“我是来找媳妇的,带着你可怎么找呀,姑娘以为我有孩子,都跑了。”

“媳妇?”

“是啊,我师父算了一卦,说我这次离开窝窝,就能找到媳妇。”谢怜一脸认真,“我170岁了,还没有媳妇。虽然我不怎么想要媳妇,可隔壁的风大傻都有一窝宝宝啦,我以后要做族长的,这样下去很没面子的。”

“是什么样的媳妇?”

“我也不知道呀,师父说,他卜卦只有四个字,翘屁嫩兔,找到就可以回去啦,我好想回家呀——哎你尾巴怎么也冒出来了。”谢道长赶忙在小狐狸屁股上拍了拍,可拍了几下尾巴没回去,他就用他神奇的手加重了点力道。

尾巴没拍回去,整只小狐狸倒是被拍回了原型。

“???”

“对不起对不起,我力气大,没控制好!疼不疼啊小狐狸……”

小狐狸蹲在地上懵了一小会,接着撅起屁股甩甩尾巴,用妖语大声问道:“哥哥!翘屁嫩狐可不可以?”

小心翼翼顺狐狸毛顺便偷偷捏耳朵的谢怜:???


我是真的喜欢瑶妹(x)

虽然我三次元很讨厌人抽烟……
但是莫名其妙觉得怜怜抽烟会很美啊,就是夹着那种很细的烟,然后眯起眼睛QuQ

怜:啊拯救苍生好累压力好大三郎给我点支烟吧我想吸一口!
花:嗯
(fafa自己叼了一支低头点着,怜怜嘴里叼着烟眼巴巴等他倾过身来,两个人的动作仿佛要接吻了,这时候花花忽然抢走怜怜的烟并冲他吐了一个爱心状的烟圈,怜怜一懵被呛了一小口)
怜:怎么肥四!
花:吸过了
怜:???
花:哥哥还是适合这个!
塞过去一支pockey。

怜叼着pockey气鼓鼓。
花又笑眯眯冲天吐了一个爱心型的烟圈(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