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薰ฅ'ω'ฅ想渡欧

废话lo主谨慎关注

【忘羡ABO】不合适 54-56 tbc

失踪人口……突然出现。

B叽O羡

A羡

01-05   06-08   09-11   12-13   14-16   17-18  19-28 

O羡

  29-33      34-37    38-39   40-44   45-53   54-56   57-58

 

设定大量逼逼预警 

其实ABO我不常看啦,好多细节设定不清楚,都是蹭肉了解过一点……【喂

个人理解与添加的ABO社会大致设定:

1.只有AO有生育能力,哪怕是双A双O的家庭也能有后代,B再优秀也只能是作为工蜂的存在。

2.ABO都有信息素,但B的信息素基本是个摆设,其他人闻不到气味也没有威压作用(当然B也受不到威压,也闻不到所有信息素的味道)。但如果是天选的配对,彼此无论第二性别为何都可以感知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不过天选的几率近乎于无,所以这种情况其实没什么人了解。

3.信息素是否有压制效果是可控的。【补充了一条

4.越优秀的群体中AO的比例越高(准确的说是A的比例更大),以此解释一下为什么修真世界中B相对整体应有的性别比例较少,以及有很多AA家庭。

5.分化后到成年期还有个过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4

魏无羡本来在纠结为何能嗅到中庸信香这档子怪事,可蓝湛给他备的澡水太暖,加上之前精神紧绷太久体力也消耗过分,他团在浴桶里被温柔地揉揉搓搓,竟然就那么抱着蓝湛睡了过去。

醒来是因为觉察到有一双冰凉的手在他额头探了探,似乎还听到很轻的一声叹息。

“蓝湛……”他也没睁眼,嘴里嘟嘟囔囔的,“你手好凉啊。”

“……”蓝忘机缩回了手,低声道,“对不住。”

“啊?”头还是疼,有些想不通蓝湛因何致歉,他努力睁开眼睛,蓝忘机正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你在发热。”他动作语气里全是自责,又帮魏无羡将被子掖好,“还有哪里难受么?”

“不用这样啊,是我要你帮我的。”魏无羡笑了笑,翻个身捉住蓝湛的手,“我该谢谢你才对。”

不知怎么了,蓝湛忽然整个人都僵住了,神色甚至有些悲伤,垂眸道:“不要说‘谢谢’。”

“好,不说,不说,别多想了。”魏无羡拍拍蓝湛的手背,虽然不懂为什么他就听不得这个词,但还是决定安抚对方一下,“哎呀,好像冰冰凉凉的也挺舒服,不然你抱抱我?”

“恩。”蓝忘机听罢乖巧地脱掉靴子摆正,接着将他拢进怀里躺好。

两人俱是沉默了一会,蓝湛幽若的信香好像确实有静心抚神的效果,魏婴向下缩了缩窝在他胸口,隐隐听到那颗心沉稳地跳动,竟产生了一种久违的幸福感。

果然不是信期的迷惑,他是真的爱上蓝湛了。

那蓝湛呢,他应当,起码不讨厌自己吧,也许是喜欢呢,或许还可能……

“魏婴。”

“嗯?”

“痒……”

“哦。”魏无羡停下了在他胸口悉悉索索蹭来蹭去的动作,老实躺好。

自己要不要问问他,会不会显得冒失啊,还是再等等……?蓝湛这种皎皎君子,既然做了就肯定要负责的。可他若并不是出于心底的情愿,只是事急从权,自己此刻去问便多少有逼迫他的意思。

若被这样绑一辈子,日后二人岂非要成为怨侣,那自己宁愿什么都不要。

“魏婴。”

“我没乱动啊……”

“可是真的?”

“恩?你指什么。”

“喜欢我……想,要我。”重复这段话时蓝湛的心跳陡然加速了,“可都是真的?”

魏无羡匆忙从他怀里钻出爬起。

蓝湛却没有看他,琉璃色的眸子尽量装作淡漠地盯着床角的云纹雕花,仿佛在等他宣判。

 

那副倔强的样子也太过动人。

一方狭小空间里蓝湛那清冷的信香变得明显了起来,魏婴一瞬间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曾懂得。

见对方不答,蓝忘机喉结滚动了一下,睫毛微微抖动着:“是因为信期胡乱说的,也,没关系。”

 

 

-------------------------------------------------

55

接着蓝忘机忽然睁大眼睛,因为他的手被紧紧握住了。

“蓝湛你看着我,好好听说我说。”

“恩。”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魏婴的声音极其郑重,蓝湛反握住他的手劲也忽然一重。

“我知道我一直都在游戏人间,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显得很随便。”

“以前还总是骗你取乐,所以,说的话都不怎么可信。”

“我一直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又忘了很多事。”

“可我在乎你是真的,喜欢你想要你都是真的!”

 

 

56

好像怕蓝湛反悔似的,他不给对方任何拒绝的机会就封住了那双薄唇。蓝忘机愣愣地被覆着吻了一会,方才反应了过来,猛地翻身将他压住。

魏无羡用膝盖轻轻顶了顶蓝湛腿间,蓝湛却忽然中止了自己的动作。

???

“并非信期——云深不知处不得……偷欢。”

“蓝湛?”

“需先结为道侣,才算名正言顺。”

“喂含光君你怎么回事!动不了——呜呜呜噫噫!噫噫呜!”

撩不动就算了,怎么还禁开言呢,这个中庸有问题,问题很大!!!

 

“魏婴。”蓝湛平静地躺会原处,将巨大人形抱枕一般的羡搂紧在怀里,“我为你犯的家规太多了……不能,再犯。”

魏无羡忽然想起了他背上触目惊心的伤痕,中烧的怒火在一瞬间被浇灭了。

那些——跟自己也有关系吗?

“安静休养吧,等烧退,三拜之后……”

“你便跑不掉了。”


评论(12)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