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薰ฅ'ω'ฅ想渡欧

废话lo主谨慎关注

【花怜】恋爱选我我超甜 05 tbc.

对不起fa一句生日快乐我拖了这么久?????

01在这里

0203在这里

04在这里

05

很难想像贺玄混迹在人类里用的身份居然是中规中矩正儿八经的公务员,当然他平时也不用这个名字,甚至连眉目都做了改换。这对大妖来说倒是很稀松平常的技巧,就连公兔子都能以女明星的身份毫无障碍的在公众视野里乱蹦跶,愚蠢的人类真的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吗?算了,如果有一天他们知道师某某是大鸡鸡小姐姐的话,说不定还会更兴奋。

人类真鸡儿难以捉摸。

送走贺玄再回到客厅,吃饱喝足的怜怜已经趴在兔子堆里睡着,他粉嘟嘟的小脸被这柔软的环境映衬的更加惹人怜爱。

心还是那么大,他小时候也是这样吗?自己从未见过,认识他的时候对方已经是个清隽修雅的青年了,笑起来美的像月光,对谁都是一副温和有礼的做派,好像永远不会生气。除了私底下会傻笑着偷偷捏自己的耳朵和肉球,偶尔坏心眼的拉一下尾巴什么的,那当然是他们两个才知道的小秘密了。

花城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取了一条毯子悄悄靠近,小家伙闭着眼睛的样子乖巧至极,长翘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翕动。靠近才发现侧躺的怜怜藕一样的胳膊正压着一只倒霉的兔子,花城硬生生从面无表情的兔子脸上看出了一丝丝窒息,接着怜怜翻了个身,啪叽。

想起来某些甜蜜又悲惨的过往,狐狸大人感觉隐形的尾巴一痛。

接着他轻柔地给怜怜盖好,再迅速打开手机点了一份奶油草莓蛋糕,人类就这点比较方便,想吃什么并不用专程出门捕食。

生日还是过一下吧,因为现在这一天……也能算谢怜重生的日子。

 

怜怜大概是被开关门的声音吵醒的,他翻了几个身才终于坐起来揉揉眼睛,就看到大妖怪笑眯眯哼着歌在忙活。

“小花哥哥!”怜怜嗷了一声,踢踏着不合脚的拖鞋哒哒凑了过来,“这是什么?”

“是蛋糕。”花城过身摸了一下怜怜头顶。

“可以七吗……”

“就是给怜怜吃的。”

“小花哥哥一起吃呀。”怜怜跃到凳子上坐好,主动拿起金属叉子翻转着看,歪着头提问:“这个是这么用的吗,可以扎‘蛋糕’。”

“嗯,是这样,你不习惯的话我切好给你抓着吃,先去洗手。”

“不要不要,不洗手!我就拿这个。”接着他拿叉子指指蛋糕上的草莓,“这是瓢子吗?为什么是红的。”

“你……”花城正准备切蛋糕的手一顿,“你记得?”

“瓢子我最喜欢吃了啊。”

花城手中的刀尖在微微发颤。

“现在很难找到瓢子了,这个红色的是草莓,也好吃的。”他压着有些混乱的心情解释着无关紧要的事情,挑出一颗最大的草莓裹了些奶油先给他放进盘子里,“尝尝。”

怜怜小心翼翼品了一口,点点头,“嗯,好吃,你也先吃一个。”

花花下意识听话地叉起一颗啊呜吞了。

操了,好酸——

看到花城被酸倒牙的样子,怜怜小短腿高兴地晃悠起来,发出咯咯的笑声。

“哥哥。”好像是小时候被他忽然拽了尾巴一样,花城有点无奈地唤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是你先骗我说好吃的。”怜怜似乎对自己的小恶作剧颇为满意,“但是小花哥哥为什么要叫我‘哥哥’呀?”

“你到底记得多少。”他说着尽量心平气和地往怜怜的盘子里放了一整块没有草莓的蛋糕,既然能被送到自己这里,那些人肯定是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他们到底有什么诉求,可当真有恃无恐,就不怕自己一个冲动把他…了吗?

“不多,在这个年龄段之前的还零零散散,比方喜欢吃瓢子之类的,之后的就特别模糊了。”

“那你还记得,我么?”

“抱歉,我只知道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怜怜忽然正襟危坐,语气全然不像小孩,有些像当年谢怜严肃起来的样子,“不过我会尽快拼齐自己的记忆。”

花城仍旧不死心,他一瞬间变回火红的赤狐跳进怜怜怀里,扬起头看着他,试图引他想起些什么。

“对不起……”怜怜明显明白了他什么意思,轻轻捏捏他右边黑色的耳朵,“我们来日方长。”

狐狸发出了一声略显失望的悲鸣,从他腿上跳了下来,又变成人类的模样,“不说这些,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起吃蛋糕吧,庆祝我们的生辰。”

“小花哥哥生日快乐!”

花城腼腆地低下头,右侧人类的耳朵微微发红。

 

——————————————

为什么没有点蜡烛环节,因为怜怜怕火(忽然剧透噫)。

草莓是酸的可怜怜是甜的呀——


06

评论(1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