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薰ฅ'ω'ฅ想渡欧

废话lo主谨慎关注

【忘羡abo】 不合适 40-44

原著向忘羡abo

忘B羡A(被献舍后O)

大量逼逼预警 

其实ABO我不常看啦,好多细节设定不清楚,都是蹭肉了解过一点……【喂

【得到了 @black-snowcat 太太的设定授权     信息素=信香    发情期=信时 在此表示十分感谢】 

个人理解与添加的ABO社会大致设定:

1.只有AO有生育能力,哪怕是双A双O的家庭也能有后代,B再优秀也只能是作为工蜂的存在。

2.ABO都有信息素,但B的信息素基本是个摆设,其他人闻不到气味也没有威压作用(当然B也受不到威压,也闻不到所有信息素的味道)。但如果是天选的配对,彼此无论第二性别为何都可以感知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不过天选的几率近乎于无,所以这种情况其实没什么人了解。

3.信息素是否有压制效果是可控的。【补充了一条

4.越优秀的群体中AO的比例越高(准确的说是A的比例更大),以此解释一下为什么修真世界中B相对整体应有的性别比例较少,以及有很多AA家庭。

5.分化后到成年期还有个过程。

———————————————— 

就,很犹豫,做个小调查……在寒室搞会不会emmmm,有点不尊重家长(x)

但设定是湛麻麻是o,屋里有阻隔信息素效果比较好的房间。

————————————————

01-05   06-08   09-11   12-13   14-16   17-18  19-28 

O羡部分 

 29-33     34-37   38-39  40-44  45-53


40

“含光君!息怒啊!”魏婴迅速抱住蓝湛的腿防止他继续不雅正地踹人,之后一面哄着这个醉鬼,一面告诫倒霉催的温宁偷偷藏起来。

没想到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面对一群目瞪口呆的小辈被蓝湛用抹额绑好拽着展示,纵然夷陵老祖脸皮再厚也有些挂不住了。

还好刚刚他没有继续解自己衣服!要不然他俩都不用做人了!

 

41

也许是紧绷了多时的精神终于因为游戏而放松,某些念头又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那就不如……再趁机狠狠调戏一下这个小正经,魏婴果断选择了亲吻蓝湛,没想到片刻愣神后,被调戏的一方竟然贞烈地拍晕了自己逃避。

反应太激烈吧!

这不会……是他的……初吻吧?

他说过有喜欢的人的,说不定是留给那个人的!居然被自己如此不讲理地夺走了……

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

 

42

自己到底都做过些什么啊!!!

魏无羡如今是打心眼里钦佩起了蓝湛的涵养,谢含光君大人大量,在多次摘抹额死亡挑战后,还能留自己一条小命,现下更不计前嫌如此待自己,是不是日后应该当牛做马报答他一辈子啊。

 

首先再也不能无端戏弄他了!

魏无羡指天画地在内心发誓,而心里却同时漾起了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涟漪。

 

42

好兄弟竟为三尊之首聂明玦!

这件事可是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为了证明接下来的合理推测,“莫玄羽”只得硬着头皮再上金鳞台。

 

谁能料想被强行共情看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真相,这比知道莫玄羽当时“纠缠”的苦主是谁更令人震惊。金光瑶颠倒黑白的功夫一流,魏无羡情急之下拔出随便,却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一切变故都来得太寸太措手不及,他毫无防备受了金凌一剑,岁华从他腹中染血而出。

 

 

43

他被蓝湛背着,望见他雪白脸颊上溅到的血,有些想替他擦擦,却完全没有力气。

为什么……能为自己做到如此呢?

 

含光君,你的名声要毁了啊。

不知道,日后当牛做马报答他一辈子到底够不够……当然,先得活下来。血流的太多了,他再也支撑不住,闭上眼睛,彻底昏睡过去。

 

44

洗华,乱魄抄。

一切都清楚了。

 

看到蓝曦臣那副失落烦闷的样子,魏无羡非常体贴地选择了不再多言,准备拉着来寻自己的蓝湛离开寒室附近,再多给泽芜君留一点独自消化这些打击的空间。

然而蓝涣却忽然叫住了自己的弟弟:“忘机……你这是?”

蓝湛淡然道:“兄长勿怪。”

“我不是怪你带酒,你可知……酒有削弱清心丹的作用。”他将视线转向魏无羡,“魏公子最近可有按时服丹?”

糟了,这兵荒马乱的,他们之中没有坤泽,魏无羡也是半路出家,此等状况下哪还会注意这些,一回想自己还在金鳞台上喝了不少酒……还好目前尚未有发热的迹象。

地坤的信期不尽相同,不过除去个别不稳定和极其频繁的,一般都在半年到一年左右,偶尔会受其他因素影响。莫玄羽之前明显尚未结缘,他在献舍前也多半算好了时间,否则大仇未报先因为夷陵老祖缺乏经验导致信时潮热岂非尴尬至极。

还好蓝忘机是中庸,不然身边天天跟个乾元互相影响,自己又如此大意,搞不好早出事了。

“泽芜君,为了避免麻烦,魏某还得讨一枚焚玉丸来。”魏无羡拱手。

清心丹这种稳定温和的丹药起效主要是靠及时正确服用,一旦时间有错漏效果就会不稳定,那这时就得备上焚玉丸稍有征兆就强行压制。这自然对坤泽身体有极大伤害,不过偶尔用一两次不会落下什么毛病,就不知莫玄羽底子如何,还有他以前的情况了。

蓝曦臣眉头轻蹙,似在权衡利弊,没等他开口蓝忘机便帮他回道:“不可,此物伤身。”

不知道为什么,魏婴觉得他脸色有些难看。

“那……不然,随便找个天乾,万一不行了帮我临时落个印?”他无奈地补充道,“没关系,我不在乎这些的,总比信香失控惹出麻烦强。”

蓝涣听完眉头一跳,好像准备说什么,没想到一边脸色铁青的蓝湛劈手便将他拽了过去,几乎是僵硬地低吼道:“不可!”

“哎哎哎蓝湛你干嘛,你轻点,手腕要断了!”魏无羡吃痛,焦急地想从蓝湛手里挣脱出来。

蓝曦臣见状,连忙劝阻道:“忘机,魏公子尚未痊愈,不得莽撞。”

闻言蓝湛手劲才松了些,但还是面沉如水,牢牢箍着他不肯放。

“魏公子,我知道你可能不在意这些,但还请考虑下忘机的心情。”蓝曦臣声音依旧温柔,神态却十分严肃,甚至可以说是不太愉快,“随便找个天乾落印的事,万望莫要再提。”

“兄长!”好像被戳住了痛处,蓝忘机的脸色又白了一些。

魏无羡这才意识到自己刚说的话有多不合适,当着中庸的面说这些,简直是在羞辱对方不能选择的性别。他生来就是天乾,然后又被献舍为地坤,再怎么会替人着想情急中也很难细致照顾到中庸的尴尬处境。蓝湛对他如此义气,给他无尽的信任和回护,自己却说这种话来伤害他。

魏婴立刻心虚,低声道:“蓝二公子,对不住——啊!”

都道歉了蓝湛怎么又捏自己?!居然这么生气吗,还是他不喜欢自己说对不起?

“跟我回静室。”

“好……”魏婴也知道自己不妥,垂头丧气被他拉着走,也不敢多说一句,也不敢去想万一放任清心丹失效自己信期又到可怎么办,只能祈祷莫玄羽是个“慢性子”的主,待清心丹重新建立机制后信期再至。

走了几步,魏婴也不知道是被他拽着的原因还是重伤后躺久了身体不协调,脚下猛然一个踉跄。蓝忘机脸色已经缓和了一些,回过头用担忧地眼神看着他,似乎在盘算着要不要背。

他直起腰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却看到蓝湛忽然睁大了眼睛,在不远处还未走开的蓝涣忽然焦急地唤了一声:“忘机!”

蓝忘机不由分说将魏无羡打横抱起,匆忙冲蓝曦臣点点头道:“兄长……我可以。”

蓝曦臣嗯了一声转身御剑就走。

魏无羡这才意识到身体的异样是怎么回事,因为之前那瞬间蓝曦臣身上的檀香气陡然重了,他没有主动释放威压的理由,只能是自己变得易感了。

他甚至还不合时宜地察觉到了某位不知名乾元的信香,这香气神秘雅致,可能是离得远,淡淡的,像一场大雪后天地白茫茫一片,还飘着零星细雪时空气的味道,令人莫名安心,想钻进对方怀里。

于是他环紧了蓝湛的脖子。

魏无羡被自己这种腻人的想法和行为吓了一跳。

献舍后简直一路倒霉透顶,这信期也来得太巧了吧!这下可怎么办啊!!!

 

(哈哈,本来都没啥事,羡羡的信期其实是被暴怒中的二哥哥提前激发的,二哥哥潜意识里决定教他做人。)


tbc.

评论(21)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