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薰ฅ'ω'ฅ想渡欧

废话lo主谨慎关注

复健一个无聊的片段

01

仙儿每天都会发出许多声音。

比方——“啊。”“啊啊。”“啊啊啊。”

或者——“嘟。”“嘟嘟。”“嘟嘟嘟。”

还有——“咿?”“哇!”“呜~”

当然,由于成长环境特殊,偶尔也会发出几声“喵。”

 

“不许学雪灵豹!”花城盯着在柔软地毯上爬来爬去和并他的大猫咪兄弟滚成一团的奶宝,严肃地说。

小仙儿抬起头,圆圆的眼睛望着威严的鬼王大人,张开嘴认真的“呀~”了一声。

鬼市之主扶额,表示认输。

 

02

谢怜每天都会跟仙儿说很多话。

比方——“仙儿努力爬呀,加油,来爹爹在这里。”

或者——“今天我来给仙儿煮辅食!哎哎哎别哭别哭我开玩笑的。”

还有——“长得太快啦,我不在这几日三郎给你喂了什么……”

当然,仗着仙儿听不懂,偶尔也会呢喃,“三郎想听你叫爹爹想好久啦,每天睡前都要说一遍。”他轻轻点点刚哄睡的小宝贝的鼻头,“我也想听。”

 

“所以你什么时候才会叫爹爹呢……”谢怜手里摇着波浪鼓,仙儿追着缓缓倒退的他向前爬,小宝贝四肢越来越有力,爬的也更稳了。谢怜忍不住蹲下来等团子靠近,轻轻摸摸他的头,而小仙儿则伸出那只戴着咒枷的小胖手试图去抓那个颜色鲜亮的玩具。某位黑心的雪莲突然起了点坏心眼,他抬高手里的拨浪鼓摇摇,鼓面发出动听的声响,仙儿眼睛发亮,望着好像马上要抓到的玩具,再把自己撑高了一点。

“叫爹爹就给你。”

“呀——”小仙儿还在努力伸手。

“叫爹爹。”

“啊啊——”小仙儿只是看看谢怜,然后更努力地挺起背。

“叫爹爹呀,爹——爹——”

“哇!哇呜!”小家伙有点着急,明明很近啊,却怎么努力也没用。他无师自通的伏低了一点,想利用撑地那一瞬的反推力,可惜他太小了,试了几次反而自己摔趴在了地上,发出懊恼又委屈的一声,“嘟。”

正当谢怜开始心软的时候,他又努力爬了起来,打算继续尝试。

——真像我啊,也真像他。

谢怜不再逗孩子了,而是把累坏了的小仙儿搂紧在臂弯里,又把玩具递给他。

“咿~啊啊~”小仙儿抱着玩具笑眯眯的。

“不过我是真的很想听仙儿叫爹爹呀。”谢怜用脸颊蹭蹭他的额头,又亲了一口,“以后总能学会的,对吧。”

“哇,啊哇。”谢仙儿自己捏捏拨浪鼓,鼓面发出不均匀的咚咚响,他在谢怜怀里仰起脖,盯着谢怜那双盈满爱意的眼睛,嘟嘟嘴唇,“嗲嗲。”

谢怜忽然睁大了双眼,惊喜极了。

似乎发现谢怜的反应不错,小仙儿深吸一口气,再次嘟嘟嘴唇,“嘟哒,哒哒,爹哒。”

“是爹爹,爹爹。”

“哒爹。”

谢怜赶忙把仙儿托举起来让他脸对着自己,方便看到他的口型,“是爹——得意业,爹爹。”

“爹爹!”

“对!爹爹!”

“爹爹——爹爹——”

乐疯了的谢怜托举着仙儿在屋里转了好几圈,怕晃晕仙儿又赶紧停下来,接着紧急找花城通灵。

 

“快快,三郎,快回来,快回来。”

“好。”

 

03

花城也不知道谢怜语无伦次找自己是干什么,只感觉他语气挺激动的,也不像是害怕紧张,那应当是什么高兴的事,手中骰子落出点数,回他身边就是一眨眼的事,所以迅速应下了也没细问。

见面一看谢怜眼眶红红的抱着孩子,他懵了一瞬,先确认了一下正在咬拨浪鼓手柄的仙儿没什么问题,才焦急的问道:“哥哥怎么哭了——”

“啊?”谢怜本来脑子一团浆糊,见了花城也不知道怎么描述,就想把仙儿举起来给他看,被这么一提醒,才察觉自己眼眶确实酸酸的,“我没事,不是,仙儿,啊——”

“别着急,慢慢说。”他走到谢怜身边轻抚他僵硬的肩膀。

“嗯,就是我刚在逗着仙儿玩,我想让他叫,他……”

“爹爹!”仙儿放弃了乳牙大战拨浪鼓的游戏,盯着谢怜的脸大声汇报他的学习成果。

花城又懵了。

“爹爹,爹爹!”

“哎!恩!”谢怜赶忙应声,“我就要说这个!”

“爹爹——啊——”这次仙儿是看着花城伸出手,“咿——啊。”

“啊!三郎他叫你呢!他想让你抱他!”

“哦哦,恩。”见过无数大世面的血雨探花持续发懵到现在才找回点意识,抖着手把仙儿接过来,古怪的发出了一声他完全没准备说出口的“乖——”

“爹爹!”

“嗯。”

 

谢怜在一边看这父子俩一唱一和的,尤其是某鬼王少见的失措场合,眼睛到要眯起来,他摸摸他的小宝贝的小脑瓜,又顺顺他的大宝贝的乌亮的长发。

“真乖啊~”

 

04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仙儿虽然不是逮着谁都叫爹爹,但是不会区分花城和谢怜的称呼,往往玩着玩着一高兴,或者饿了,嚎一嗓子,两个正在忙自己的事或者正在腻歪的大男人全都连滚带爬过来看看这位小殿下是要点哪位。

 

“这是个问题。”

“嗯,这的确是个问题。”

“仙儿是三郎生的,不然……”

“哥哥?!”

“哈哈哈哈。”

“哥哥是故意的。”花城假装生气翻身背对着他。

“三郎别生气。”谢怜连忙蹭蹭他的背,顺便在他被自己抓伤的痕迹上舔舔,感觉到花城缩了一下,又咬了咬,“你刚的表情好可爱啊。”

“……”

“现在更可爱。”

“……”

“一直都特别可爱啊!”

“殿下,仙儿若是听到了这些,更觉得没人震得住他,怕是日后得翻天。”

“哦,那我小声点,三郎真可爱,我喜欢三郎……”

“哥哥,嘶——”

“疼了?你非要要,我刚才又不敢叫,只好抓你了,自作自受。”

 

血雨探花又忽然翻了个身扯着厚厚的被子把两人一起闷在里面。

“干嘛?”

“继续自作自受。”

“???”

 

05

花城近日都在努力纠正仙儿对自己的称呼。

比方——“父上,是父上。”

或者——“殿下才是爹爹,我是父上。”

还有——“他是爹爹,我是父上,你是小仙儿。”

当然,仙儿还有忽然跑偏的时候,这时候就会听到鬼王大人崩溃的大喊,“不要叫那个,不是!是父上!”

 

谢怜笑眯眯的在一边吃柚子,顺便一会亲亲这个,一会亲亲那个。


 

评论(31)

热度(65)